HEALER/治愈者▽

不算写手的写手,文字爱好者,超晨,九辫儿

[超晨]邓超就是邓超[上]

————(我也不知道《庄周梦蝶》什么时候更)

————ooc勿上升正主





很久了吧,他们还是习惯于叫他邓公子,他也每次都会强调:“我是邓超!不是什么公子你们听清楚了!”



看见正在台上讲话那个穿着黑色烫金西装的男人了吗?那是金氏集团首席财务官,金家的女婿李晨,可事实上,是个同性恋。

当初同意跟金家成亲纯属是因为被家人所迫。邓超的身世,除了邓家人以外,只有李晨知道。



邓超其实本不应姓邓。

他的母亲干的并不是什么光彩的职业,他生下来之后就成了弃婴,在孤儿院长大。十二岁的时候被邓氏领养了,可是这么多年,除了上学以外,邓超几乎没有花过邓家一分钱。他说:“邓超不是邓家公子,邓超就是邓超。”

邓氏企业和金氏集团是全省最有能力两大顶尖企业,而且两家强强联手,几乎垄断了全省的同类业务。

李晨和邓超也就是这样认识的。



李晨新婚当晚,本是美好的洞房花烛夜,可李晨却在邓超的床上,一夜无眠。



“李晨你个禽兽,”邓超慵懒地伏在床边笑骂他,“你那新婚的新娘可还在房里等你呢!”



“谁喜欢她啊,”李晨眼角还挂着欢欲后的痕迹,“要不是因为家里强逼我,我才不娶她——超儿,刚才劲儿使猛了……”



“疼了?带你去洗澡吧,然后再给你揉揉腰。”邓超自己都忘了自己刚才是什么禽兽表情,一次一次地要他,现在却放起了马后炮。



“咱俩谁比较禽兽啊?”李晨眯着眼瞅着他。邓超只是满脸笑意,抱起那让他欲罢不能的心肝。



幸福的时光总是短暂的,两人收拾完了已经快四点了。



“回去吧,等那金家大小姐醒了就不好了,我送你回去。”

















入冬了。

今天是李晨的生日。李晨没有在金家大办,而是又一次早早离开了公司。

金大小姐当然不会让这种好日子不明不白地消失,悄悄地跟着李晨的车。



李晨把车停在一家咖啡厅前。坐在一个戴着红色格子围巾,穿着卡其色风衣的男人的桌前。没错,就是邓超。



金小姐说,那男人简直能用秀色可餐来形容,长得简直没法挑剔,而且……还十分眼熟……

金小姐对企业里的事并不太了解,但是邓超经常出现在金氏和邓氏集团的联合酒会上,一来二去也混了个脸熟。



两人叫服务员结了账,走出了咖啡厅。



“晨儿,这个是送你的,礼轻情意重,哈哈。”邓超拿出来一个烫金的小盒子,打开,里面是一块劳力士经典款的手表。

“咱俩之间,还用送这么贵重的礼物?将来咱俩的钱不都是共同的么!”李晨故意打趣邓超。

“因听说你以前丢了一块这样的表,找了很久才找到了这个老款的,回忆比表本身的价值更高。”别看邓超在公司雷厉风行,但却是一个极其感性的人。


tbc


冷吗?

他来了。

带着逼人的寒风。

我已经很久没有感受过冷了。

老式的蒸汽火车头上积着一层厚厚的雪,但我却觉得这温度很适宜。

自从他走了以后,我就再也没感觉冷过。

“怎么不穿件外套就跑出来了?”他说,“上车吧,我们去看她。”

车里开着暖风。

我坐在大楼的天台上,漆黑的夜空和交织的霓虹中,我目睹了那一场灾难。

今天是我们的头七!

[ cp乱炖]

邪教大乱炖。
马鸭最近迷上了养成系

软萌软萌的

中秋了,写个小甜甜庆祝一下。

看到了街拍想要个小舅舅了……

中秋开个小车车

正文链接走评论

——肉文黑洞出品,写肉真的废了

包涵

【超晨】终是庄周梦了蝶 [民国]

   
    ——回到南京
    [《军医》改剧情,慎入]
   
   
    李晨不知道第几次从噩梦中惊醒,每次的梦都是那么一致——林炳昆死的那天。
   
   
    刚进入国军的时候,林炳昆就是个普通的军医,李晨也只是个小小的新兵。团里的人都叫他“五哥”,一来二去,便也成了习惯。
    林炳昆的眼睛是带着仙气的,他仿佛不属于战场,不属于军队,不属于这样的中国。每次李晨遇见林炳昆时,他不管在干什么,做手术也好,检查伤口也好,他的眼神都是那么坚定又清澈,令李晨不得不佩服。
    林炳昆被调到前线,却因为敌军飞机轰炸,死在手术台上。李晨始终忘不了那天他看见的情景:林炳昆那双标致的眼睛紧闭着。红色……李晨满眼全是红色,他都没来得及跟他说上几句话……见最后一面。
   
   
    李晨不得不承认,邓超长得和林炳昆极像,但却有一点不同:邓超的眼睛,哪怕是笑着,也带着一层薄薄的忧郁,是抹不净的。
    李晨结识邓超是因为总部情报科的陈科长陈赫。看见邓超的第一眼,李晨嘴比脑子快一步叫出了“五哥”。
    陈赫赶紧拽了拽李晨的衣服:“瞎说什么呢?”
    邓超却笑了:“没关系,李师长见到的人多,难免会贵人多忘事哈哈……”
    陈赫自然察觉到了空气中的尴尬,生硬地跟着笑了笑,也没放在心上。
    “邓先生是党国的重要人才,我们的后部力量,目前是镇江一带的主要负责人,以教书先生的身份在共产党的势力范围内做侦查工作。”陈赫简要的介绍了一下邓超便被部下叫走了……
    之后两人是怎样的,李晨记不清了。
   
    李晨坐起来,看见桌上的台灯亮着,想起来邓超已经回到南京了。
    “怎么醒了?还不到三更呢。”邓超放下笔,疑惑地看着李晨。
    “昂……没有……你怎么也醒了?”李晨现在大脑一片空白。
    邓超又重新执笔,笑着望着李晨:“我还没睡呢,你快睡吧,明天不是要开会吗?”
    “那你也……早点睡觉啊……”李晨默默躺下,又睡着了。
   
    见李晨的呼吸渐渐平稳,邓超轻叹了一口气,对着天空轻轻道了一句:“对不起啊哥哥,你交给我的任务……我还没有完成……”邓超的眼睛上起了一层雾气,显得更忧郁了。
   
   
    第二天一早,邓超准备好了早点,两人的早餐时光只有相对无言。
    吃过了早餐,两人开不同的车,去相背的两个地方。在一起一年多,两人却还像陌生人一样。
   
    邓超回到南京以后就辞掉了党国里的职务,专心教书,研究学问。其实,也不过是为了让李晨尽快从林炳昆的悲伤中走出来。
   
    李晨没有对林炳昆说过“爱”字,到林炳昆却清楚的知道,邓超也不曾奢望,因为自己只是替代品,不可能顶替哥哥的位置,哪怕一分钟都没有。
    “哥哥,我的任务,会失败吗……”邓超心里发闷,索性闭上眼睛不再去想,“哥哥,我喜欢李晨……”
   
    再后来,邓超发起了烧,有好几天都没有去总部,看着窗外几只自由的蝴蝶,出神了好几次……头不疼了,就是怎么感觉胸口隐隐有些难受呢?

眼睛里带着星辰的
手中弥漫着檀香的

寒风经过时
屹立不倒的

你眼里映着绿色的星海
我沉浸在你的梦里

【九辫儿】角儿,不能没有距离


    ——私设
    ——甜虐不定
   
    第五个年头
    张云雷知道自己喜欢上站在自己旁边小眼儿八叉的河马精了?但是他一下台就自己一个人刷微博谁也不理,自己又拉不下去脸往他身边凑,只能自己跟自己纠结。
   
    “杨小瞎儿。”
    “怎么着角儿?”
    “咱俩……五年了……”张云雷似有似无地揪着大褂的袖边,不敢抬头看杨九郎,“你愿意跟我在……搭档一辈子吗?”张云雷生生是把“在一起”三个字憋了回去,他承认他怂了。
    杨九郎看着今天说话支支吾吾的张云雷犯糊涂了,这平时嘴皮子挺利索的今天怎么这么反常啊?
    “愿意啊,除了我还有谁拿的住您啊?”杨九郎眯着眼睛朝张云雷笑,张云雷觉得自己的心理防线彻底崩溃。
    张云雷张开胳膊示意杨九郎抱抱。别看这俩人在台上插科打诨18r的段子什么都敢说,台下的杨九郎却是一个特别保守的人。杨九郎伸手拦住了张云雷,淡淡地说:“角儿,不能没有距离。要是我们彻底了解彼此了,就不好玩儿了。”
    张云雷想哭,但是又忍住了,故作无所谓的样子:“哦,”然后转身去叫九涵和九力,“走,哥请你们吃黄焖鸡。”惹来后台一阵“争宠”。队长请客不能只请俩人啊,兄弟们去砸场子!直到最后只剩下杨九郎一个人了,无奈地笑笑,自己回家了。
   
    晚上“三个人吃饭改成八队集体聚餐”散了之后天就下起雨来。张云雷多喝了两口酒有点微醺,搭着九涵的肩膀上了车。
    坐在后座上的张云雷无意往车窗外一瞟,没想到看见的是连伞都没拿就从车上跑出来的杨九郎,瞬间清醒了一半。杨九郎和九涵不知道说了几句什么,张云雷就感觉车门打开了,自己腾空而起落入一个熟悉又极其向往的怀抱。
    张云雷知道自己完全醒了,但他可是祖宗,怎么能这么容易就让人骗走呢?所以他装醉。
    “你是谁啊?”张云雷闭着眼睛嘟囔着。
    “我,杨九郎。”
    “我……不跟你走!九涵!我要回家!”张云雷一本正经的胡言乱语瞎嚷嚷着。
    杨九郎皱着眉:“你这是喝了多少啊?”
    张云雷躺在杨九郎的车里,身上几乎没湿,杨九郎身上却挂满了大大小小的水珠,洇湿了衣服。
    “我让九涵回去了,我送你回家。”
    “回哪个家?”张云雷有点犯困,说话更不清楚了。
    可能是天气原因又喝了酒的缘故,张云雷的腿疼又来串门了。
    “夫人……我腿疼……”张云雷除了在台上,也就只有喝多了这一个理由可以让自己心安理得地叫一声“夫人”。
    杨九郎却迟迟没有动静。
    “杨九郎,我在你心里,是不是只有好玩儿最重要?”张云雷有点反胃。难受,浑身上下都难受。
    杨九郎静静地听着,又想起下午说的那些话,他也在问自己:我对张云雷的感情到底是什么?
    “九郎……”张云雷念叨着,恍恍惚惚地就睡着了。
   
    醒来是在自己家里。张云雷揉揉眼睛爬起来,在沙发上看到还没醒来的杨九郎。张云雷晃晃悠悠地给杨九郎拿了一条毯子盖上,披了一件外套下楼买早点去了。
    “杨九郎……起来吃点东西!”张云雷摇醒杨九郎,看杨九郎缓缓睁开眼睛,“内个……昨天晚上我没干什么过分的事麻烦你吧?”张云雷装作什么都不记得的样子。
    杨九郎说:“角儿,不能没有距离,不是为了好玩儿,而是你不应该承受这些不必要的误会和舆论。要是你应付不来,就找我吧。”
    张·四年级·云雷假装着听不懂。
    “你能不能把话说明白?就你学历高行吗?”
    “我的意思是,咱俩不可能一帆风顺,但是如果你要结婚,只能跟我。”
    这回换张云雷瞠目结舌了。
   
    不能没有距离,但是距离≤0也是距离。

围观这么久第一次写
【没错我的文风十分随性】

小发发

【超晨】终是庄周梦了蝶 [民国] 引子


    长篇
    教书先生攻×国民党军官受
    反差萌
    ooc
    be预警
   
   
   
    灰色的长衫,金丝边的眼镜,红木的桌子上摆着一本《庄子·齐物论》。窗外晚霞照的书院里熠熠生辉。
   
    “今日讲到这里罢,散课。”邓超微笑着送孩子们离开,转身回到屋内。
   
    周公梦蝶……
   
   
   
    这身军装穿了近十三,四年了,肩上扛着中将军衔。那些个失眠的夜晚,李晨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度过的,翻来覆去,天就亮了。
    李晨坐在床上,头痛欲裂。一双手覆上他的太阳穴,轻轻按揉。
    “没睡好吧。”那温暖的声音响起。
    “嗯……”李晨甩了甩脑袋,房间里除了他自己没有别人。
    “超儿……”
    李晨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,最近太累出现幻觉了?
   
    周公也解不了我的梦……


初二住校真是难过,争取周更吧[我都没有粉丝我说什么?]
凑活看
【不弃坑,坚决不弃坑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