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EALER/治愈者▽

不算写手的写手,文字爱好者,超晨,九辫儿

要不你們點吧,我不寫不出來了。

但求不虐,會寫就寫。

考完試真的江郎才盡了

[抱拳][占tag抱歉]

【超晨】老子是你前任,也是你继任

就是元旦了嘛

楞更你们也不会怪我的对吧


内个

链接走评论

【我才不会告诉你我懒得把整个文复制过来……】


新年快乐😎

🎉🎉🎉🎉🎉🎉🎉🎉🎉🎉🎉🎉🎉🎉🎉🎉🎉🎉🎉


【超晨】终是庄周梦了蝶2


————先婚后爱

————终于想起来填坑了

————假的!假的!勿上升


邓超起了个大早去买了点早餐,回来的时候李晨正好起床。

南方的雨季让北方长大的李晨有点不适应。空气湿乎乎的,身上潮得人不舒服。连衣服也没有阳光的味道,好像晾不干。


邓超脱下外套坐在餐桌旁边。

“我买包子了,吃点儿?”

“嗯……”


不知道怎么,李晨这几天总是会把邓超和林炳昆在梦中重合在一起,他也不知道眼前的人到底是谁,到底爱谁。

林炳昆更爱革命事业,但邓超自从辞了党内的工作以后就爱生活了。李晨不知道自己需要什么,是需要一个能够与自己志同道合共同奋斗的,还是一个能够认认真真过日子的……李晨茫然。


“内个……我想休几天假,在家待几天,你不介意吧。”

邓超被李晨问得懵了:“这是咱俩的家,你想待多久,都不需要跟我申请啊。”

李晨也不明白自己说了什么见外的话,自己真的一点儿也没有把邓超当家人吗?当然不。他们已经结婚了。邓超会在自己忙得晕头转向的时候送来一碗冒着热气的鸡汤;自己也会在邓超生病的时候揪心……但是,这到底算什么?


突然,外面的卫兵进来。

“李长官,局长让您赶快去一趟,有重要的事!”

李晨有些为难地看了一眼邓超。

“去吧,快点——包子拿着。”邓超把李晨的衣服拿出来,把纸包着的还烫的包子塞进李晨手里,不顾的李晨还在状况外就把李晨送出门了。




“这次日本人即将杀到南京,唐司令已经到达南京了,即将开始的南京保卫战,将是我们保卫首都的重要战役……”


李晨回到家天都快黑了。


“万恶的小日本都快杀到首都了!”李晨锤着大腿,他对日本人真是恨透了!

邓超看着李晨。

他知道李晨,了解李晨,更不愿碰李晨的痛处。



民国二十六年

南京失守

日本人在南京肆意屠杀30余万人。


昔日的美丽城市如今一片黑暗,妻离子散,家破人亡,屋倒房塌,一片荒芜。


李晨回家,哪里还有家?

邓超也不见了。

李晨瞬间慌了,邓超……不会的!不会的!

李晨近乎疯狂的寻找邓超。

“我不能再失去你了,邓超你给我活着!”

李晨就像像离了树的叶,迷茫;却又很坚定,要找邓超!


李晨突然想到了什么,要起飞似的跑到学堂。他知道邓超在学堂里藏了个地下暗室。


学堂被烧了,藏书都化为了灰烬。


李晨在学堂里找到了邓超,还活着,还有四五个不满六岁的孩子。


“李晨……李晨!”

李晨把邓超拉出来,又抱出了孩子们。这时,李晨的手已经是颤抖的了。

邓超紧紧地抱着李晨,都还活着。


活着,多么奢侈的词汇。李晨没有牺牲,邓超也没有惨遭屠杀,还有四五个孩子。他们都活着,是多么不易。


李晨明确了。他爱邓超,很爱。在生死的考验下他们离不开彼此。


邓超和李晨为死难的同胞祭奠。


战争,多么可怕。


[cp乱炖]四合院 二

3



杨九郎高中毕业了

张云雷上高中了

孟鹤堂……孤独地在南京上大学



新生入学的第一天。

杨九郎特意回到学校去看张云雷。给他收拾收拾宿舍,又嘱咐了几句,说什么要是有学长欺负他就去找他什么的。



“知道了知道了,没人敢欺负我的。快回去吧,一会儿要是被别人发现了咋办?”张云雷锁了宿舍的门,下楼去找自己的班。

“那我就走了,要是不想军训以后晒得像煤球一样就好好涂涂你的防晒!”

“晒黑了九郎哥哥也不会嫌弃我的对吧!”张云雷笑的一脸阳光灿烂,伸出手来挂在杨九郎身上借机撒个娇。



杨九郎故意翻了个白眼:“那你要是晒伤了别跟我喊疼!”



“不会的,九郎哥哥最好了。我快要迟到了,哥哥快回去吧。”说完张云雷就跑到操场上去了。



杨九郎摇摇头,轻笑:“真是个小孩儿。”









4

孟鹤堂在南京大学孤独的一匹。

但是今天他遇上一个从北京来的小孩儿,是从高中上来研学旅行的。



“您好哥哥,请问一下……××楼怎么走啊?”小孩儿声音里带着孟鹤堂熟悉的北京味儿让他一下子就来了精神。

“啊?噢,就在那边,我带你去吧。”孟鹤堂高兴极了,北京人诶!小孩儿还挺可爱的,想认识一下。



“内个……你叫什么名字啊?”孟鹤堂假装漫不经心地问着,其实心里都揪着劲儿呢。



小孩儿翻着指导手册,也没抬头:“我叫周九良,他们都叫我航航。”

“噢~航航啊。”孟鹤堂微蹙眉头,(装着)一副前辈的样子,“想考南大?”

“其实我最理想的是中国戏曲学院,将来能回北京最好。”谈到将来,小孩儿的眼睛突然亮起来,“我是学三弦儿的,可以说是热爱了吧!”



孟鹤堂听到“北京”,瞬间燃起了希望。

“过年要不一起回北京?”话一说出来孟鹤堂就后悔了,这冷不丁儿一下不得把人家吓坏了。

可是周九良并没有拒绝。

“行呗,也是个伴儿。还没问哥哥叫什么呢?”

“孟鹤堂,叫我堂堂就行了?”



孟鹤堂成功地要(骗)到了小孩儿的电话和微信,激动得给杨九郎打电话,杨九郎听他的高兴劲儿像要结婚似的。



“翔子,你都不知道这人生地不熟的地儿碰见个家乡人有多开心,人家还不膈应我,我不高兴才不正常呢!”

“行行行知道了,你都念叨好几遍了。今天礼拜五我接雷雷放学去了,挂了啊。”杨九郎实在受不了了,这一个院儿里住着的一个比一个能说!但是想想今天能见着张云雷了,其他的情绪全都一扫而光。














跪下道歉终于更了

以后会多多抓时间满足(敷衍)大家的



谢谢爸爸们了!


[超晨]邓超就是邓超[上]

————(我也不知道《庄周梦蝶》什么时候更)

————ooc勿上升正主





很久了吧,他们还是习惯于叫他邓公子,他也每次都会强调:“我是邓超!不是什么公子你们听清楚了!”



看见正在台上讲话那个穿着黑色烫金西装的男人了吗?那是金氏集团首席财务官,金家的女婿李晨,可事实上,是个同性恋。

当初同意跟金家成亲纯属是因为被家人所迫。邓超的身世,除了邓家人以外,只有李晨知道。



邓超其实本不应姓邓。

他的母亲干的并不是什么光彩的职业,他生下来之后就成了弃婴,在孤儿院长大。十二岁的时候被邓氏领养了,可是这么多年,除了上学以外,邓超几乎没有花过邓家一分钱。他说:“邓超不是邓家公子,邓超就是邓超。”

邓氏企业和金氏集团是全省最有能力两大顶尖企业,而且两家强强联手,几乎垄断了全省的同类业务。

李晨和邓超也就是这样认识的。



李晨新婚当晚,本是美好的洞房花烛夜,可李晨却在邓超的床上,一夜无眠。



“李晨你个禽兽,”邓超慵懒地伏在床边笑骂他,“你那新婚的新娘可还在房里等你呢!”



“谁喜欢她啊,”李晨眼角还挂着欢欲后的痕迹,“要不是因为家里强逼我,我才不娶她——超儿,刚才劲儿使猛了……”



“疼了?带你去洗澡吧,然后再给你揉揉腰。”邓超自己都忘了自己刚才是什么禽兽表情,一次一次地要他,现在却放起了马后炮。



“咱俩谁比较禽兽啊?”李晨眯着眼瞅着他。邓超只是满脸笑意,抱起那让他欲罢不能的心肝。



幸福的时光总是短暂的,两人收拾完了已经快四点了。



“回去吧,等那金家大小姐醒了就不好了,我送你回去。”

















入冬了。

今天是李晨的生日。李晨没有在金家大办,而是又一次早早离开了公司。

金大小姐当然不会让这种好日子不明不白地消失,悄悄地跟着李晨的车。



李晨把车停在一家咖啡厅前。坐在一个戴着红色格子围巾,穿着卡其色风衣的男人的桌前。没错,就是邓超。



金小姐说,那男人简直能用秀色可餐来形容,长得简直没法挑剔,而且……还十分眼熟……

金小姐对企业里的事并不太了解,但是邓超经常出现在金氏和邓氏集团的联合酒会上,一来二去也混了个脸熟。



两人叫服务员结了账,走出了咖啡厅。



“晨儿,这个是送你的,礼轻情意重,哈哈。”邓超拿出来一个烫金的小盒子,打开,里面是一块劳力士经典款的手表。

“咱俩之间,还用送这么贵重的礼物?将来咱俩的钱不都是共同的么!”李晨故意打趣邓超。

“因听说你以前丢了一块这样的表,找了很久才找到了这个老款的,回忆比表本身的价值更高。”别看邓超在公司雷厉风行,但却是一个极其感性的人。


tbc


冷吗?

他来了。

带着逼人的寒风。

我已经很久没有感受过冷了。

老式的蒸汽火车头上积着一层厚厚的雪,但我却觉得这温度很适宜。

自从他走了以后,我就再也没感觉冷过。

“怎么不穿件外套就跑出来了?”他说,“上车吧,我们去看她。”

车里开着暖风。

我坐在大楼的天台上,漆黑的夜空和交织的霓虹中,我目睹了那一场灾难。

今天是我们的头七!

[ cp乱炖]

邪教大乱炖。
马鸭最近迷上了养成系

软萌软萌的

中秋了,写个小甜甜庆祝一下。

看到了街拍想要个小舅舅了……

中秋开个小车车

正文链接走评论

——肉文黑洞出品,写肉真的废了

包涵